当前位置:主页 > 七k180护民图库 > 正文

翻斗里倾泻而出的不是垃圾 而是旧物改造

发布时间:2019-09-05作者:admin来源:本站原创点击数:

?

  在6月刚刚于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闭幕的2019年世界交通运输大会上,共享单车再次获得会场展位。但这一次,吸引人们注意的不再是自行车,而是一套家具。三个月前,这套家具也曾亮相第58届米兰国际家具展,彼时,这些家具被固定在一辆后斗倾斜的卡车上,好像随时要从车上倒下来,颇为吸引眼球。家具跟共享单车有什么关系,为什么它能进入“家具”和“交通”两个毫不相关的展览主题?这一项目由中国独立工作室YUUE设计师翁昕煜发起,提起这事,他大有线后”设计师的思考

  这对我的冲击特别大“我就是看着别扭。”这些年,翁昕煜往返于国内和德国,但多数时间住在柏林。偶然一次回国,“我在一条宽阔的马路边,看到2/3的面积被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占满,行人必须在单车迷宫中曲折穿梭才能前行。这对我的冲击特别大。”几个月不见,一座城市就已单车围城。

  为了和众多竞品较量,共享单车厂商起初用数量铺开市场;市场格局奠定之后,大量的冗余车辆一夜间成了废品。维修赶不上人为破坏的节奏,调运跟不及用户骑行的步伐,“自行车王国2.0”的标志物快速地遇到了发展瓶颈。从2017年起,许多城市的立交桥下、废弃用地都形成了规模惊人的“单车坟场”。当单车成为路障,被不分好坏地运往城市死角之后,就再没有人来过问这些被分批送来的“彩虹大军”,曾经在城市中有过怎样的风光。

  今年上半年,北京市的共享单车数量规模达到191万辆,但据市交通委的统计,车辆月平均活跃度不足50%。也就是说,北京有超过95.5万辆共享单车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吃灰。如果把这些车均摊到城市建成区域,每平方公里都至少能分到68辆。

  “它们的下场只有腐蚀、生锈。”翁昕煜的一个朋友曾在央视做了一期新闻片,他拿着手机闯到一个单车坟场里扫码,“嘀嘀”,扫一个开一个。由于行为过于古怪,他还差点被看守单车坟场的大爷追着打。看到这些报道让翁昕煜震惊又哀痛。“一是对资源浪费的痛心;还有就是作为一名设计师的同情:再好的设计意图,最后都受制于更大的商业环境和人的本性。”在目睹单车占道的“盛景”之后,翁昕煜回到他位于柏林的工作室,他想干点什么,好告诉大家,共享单车不应该躺在坟场里,供过于求不是人们对资源浪费的借口。

  说干就干,既然单车成了废物,就该让它变废为宝。YUUE工作室正式立项改造共享单车(Upcycling Shared Bike)。“这些年我们总听Recycling(回收),而Upcycling(升级再造)跟它有所区别。它提供一种不同的资源回收思路:把共享单车的部件融入到设计品中,延长单车的使用周期。我回到柏林跟兄弟们一说,大家就同意干了。”

  这种风风火火的个性不是翁昕煜现在才有的,他对任何事物一向如此,包括设计本身。他的大学本科原是在北京念德语,跟设计不搭界,22岁的一次交换经历,让他对德国魏玛包豪斯大学的设计专业来了主意。“我想辍学,直接报考修读设计专业。”通过考试之后,他打算直接在魏玛入学不回国了。这主意太疯狂了,父母坚决不同意,哪有家长希望子女放弃当前的学业,回炉重读的?“最后,我们还是相互妥协了。我答应家里在北京读完本科,家里答应我毕业之后到德国去学设计。”

  2015年,翁昕煜和女友共同创立了YUUE工作室,这个品牌取自两人名字的最末音节。短短两年,这个新锐工作室就凭借自己的先锋作品,被德国家居设计界的权威期刊《安邸》评为TOP50。

  翁昕煜在工作室创立之初就有个执念,他不愿把服务对象局限于商业。“只有品位和巧思还不够,一定要有良知和社会责任感。否则设计师再被社会推崇,也不过是商业大厦里的一件花瓶。”翁昕煜特别崇拜一家瑞士环保品牌Freitag,它从社会上回收废旧的卡车帆布,经过清洗、消毒、剪裁和手绘,这些脏布料成了独一无二的柏油帆布包。这就是YUUE想要的。

  2017年,YUUE曾推出过一款愤怒的灯(Angry Lamp),它能利用光敏电阻感知外界的环境光,一旦光照足够,它攥着灯绳的“手臂”就会愤怒地把自己关掉。这份愤怒,正是来自它的设计师。在YUUE看来,设计品就是他们的发声方式,传递一些价值观,通常来说是环保。

  为了改造共享单车,翁昕煜拍了各个品牌的单车照片,带着两个法国实习生Mathilde和Corentin进行头脑风暴。两个开心果很快提出了桌子、书架、灯具方案,激发出的灵感常常让YUUE的成员睡不着觉。但对YUUE来说,他们忘了一个不该忘掉的“送命题”:工作室没钱。

  “支出越来越超出工作室的预算了,不能依赖情怀了,得找个赞助方。”翁昕煜对团队说。可是这样一个纯公益项目,哪儿有冤大头愿意赞助?翁昕煜想到,自己还有个朋友在摩拜工作,便决心拉他“下水”。

  几经辗转,翁昕煜带着方案飞去上海摩拜单车的设计部。因为团队其他主力都是外国人,语言不通,这次翁是单枪匹马。当他走进摩拜大楼的时候,心里不免有些犯嘀咕,没想到摩拜颇为认同将这种“改造”作为企业的尝试方向:每一辆单车在服役几千公里后,终有报废的一天;尽管每个部件都能回炉利用,但如果有更环保的方式备选,何乐而不为?

  看到了一屋子的自行车和部件,翁昕煜的职业病就上来了。他二话不说,当着单车设计部人员的面,叮咣五四就把车给拆了,拿着部件在手里“盘”,他反复测量、感受每个部件的外形。“当我们拿到这些自行车部件的时候,有了更切实际的想法。就是如何把部件本身的特性和美感,运用在实用美观的日用品上,而不是刻意地去改造它们。”

  在看到部件实物后,翁昕煜意识到原有的设计方案因为没有锚定品牌,很多设计想法过于分散,利用摩拜的零件难以实现。他索性推翻了之前所有的设计稿,在酒店里把新的方案画好:立灯、茶几、烛台,后来又增加了躺椅。

  “整个车子最大的部件就是车架了,如果不能利用,这么大一块材料着实可惜。”翁昕煜举起车架,端详它的曲线,灵机一动:如果能把它做成一张躺椅,造型应该非常舒适。

  最终,把车架变成一张躺椅,被简化为三步:先用钢管将两个车架焊接在一起,再打造一个结实的支撑结构,最后再包一张椅面。经过角度调试,YUUE发现车架弧线恰好符合人体工程学;曾经是穿插脚蹬子的孔位,现在刚好成了连接椅足的受力点。翁的一对情侣朋友是学产品和服装设计的,他们一起帮YUUE找面料,设计了椅子的皮垫。

  设计图美则美矣,如果实际产品不符合它的使用场景,甚至在部件的受力上都有问题,那一切都是打水漂。“只有通过工厂打样测试,我们才能验证之前的设计稿,并对问题及时作调整。”

  翁昕煜找到了摩拜介绍的、位于宁波的一家金属产品工厂打样,老板只是象征性地收了点钱,还分配了一位工人专门切焊。“那师傅人狠话不多,还给出了许多建议。不过因为人家平时做的产品不是家具,所以我们在理解上有点出入,需要反复沟通。”工厂里大型机械的声响震耳欲聋,翁昕煜戴个毛线帽、穿着羽绒服,忐忑不安地看着眼前呲呲作响的火花。等到焊点冷却,翁昕煜一屁股坐上去,那个触感近乎完美。

  但转而YUUE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“我们对这套产品的定位是实用美观,拒绝高端浮夸。也就是说,我们要用简易的生产方式和通用的配件,最大程度降低生产成本。”事实上,这张躺椅的支撑结构一共有过三个版本,但另外两种的造型不够美观,用料也过多。在最终的展出版本中,YUUE拿掉了扶手,从正面看去,只能看到一张曲线“画卷”;在侧面,车架的原本形状才显现出来。

  摩拜没有为项目提供资金,但仅仅是提供单车部件已经难能可贵了,毕竟一辆单车的成本可能达到2000元左右。摩拜可持续部门也给了YUUE不少协助,陪他去工厂打样,又借给他公司的空间来堆放样品。

  为了控制成本,YUUE把之前天马行空的设计精简至躺椅、落地灯、茶几、烛台、桌面整理容器五样产品。用完了车架,他们又对单车的前叉和车把下手了。

  如果你拆过自行车的话就会知道,前叉的一侧有一组小小的固定装置,前轮的刹车线就卡在这里。这个形状太诡异了,要如何利用呢?

  “首先,自行车前叉的结构是用来固定轮胎的,直觉会让我把这个部件举起来观察,这个时候就有一个灯具的造型在脑子里,大概是一个圆盘形的发光源,固定在前叉的两只手臂中间吧,巴西拿过几次世界杯冠军,再往地上延伸出三条腿……”把LED灯固定在前叉中间,再卡上一个白色圆盘,这样在下面装上腿就成了一盏落地灯;而刹车线的限位器,现在用来卡住电源线。这是一盏氛围灯,白色圆盘把LED环的光线漫反射到室内空间,光效很柔和。”在职业设计师的头脑中,思维的发散过程并不困难。

  同样是前叉,同样是倒着用,这一次YUUE把连接车轮的尖端砍掉,又在底部焊接一个底座,前叉就成为一柄烛台。设计中特意把两个尖端处理成得长短不同,经过金属喷漆,两个烛台摆在一起形似一对北欧风的小鹿角,惹人喜爱。

  单车的左右两个车把是一体成型的。YUUE想到,将四组车把并拢,在中间部位焊接,这样就形成了一个稳定的支架结构。上面摆上一块玻璃,就成了一张小巧的茶几。他们把前叉里面的加固肋抽了出来,覆盖一层做了多种文具尺度的PC材料区格,成了分工明确的桌面整理容器。

  “这个项目的设计和实施,很多点子来得非常快,非常直接,因为自行车部件的特殊性摆在那里,我不用过多考虑造型的问题。”翁昕煜说,“我们的工作,是拿着一个部件,然后在头脑中把画面补全,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过程。余下就是根据工艺和设计的经验,完善尺寸和结构,提高成功率。”

  YUUE认为,他们的这项改造和一般意义上的DIY有所差异,因为设计师在考虑功能效果的同时,还要考虑美学效果。部件原型——结构功能——应用场景——外形完善,设计师的思路说穿了就是如此。而整套家具的改造成本,大致也与一台共享单车的成本相当。

  一年一度的米兰国际家具展,是世界性的家具家居设计展会,更是全世界家具、配饰、灯具流行的风向标。这些年的主展馆设在新米兰国际展览中心,但在这里展出要求厂商极高的品牌影响力和雄厚的资金实力——基本都是意大利本土的世界家具业大牌。这对于几个年轻人建立不足五年、在设计阶段都抠抠搜搜的新锐工作室而言,显然是奢望。

  YUUE决定另辟蹊径。在设计之都米兰,一旦进入展览时间,整个城市都沉浸入设计的情绪和氛围。在新米兰国际展览中心附近街区的画廊、设计品店、博物馆,甚至酒店都会自发参与其中,为各路工作室和企业提供商业展览的机会。这也需要支付一定的展厅费用(虽然比展位便宜多了),可“改造共享单车”作为一个非盈利性项目,工作室依然承担不起这项开支。

  他们最终选择游击展,这一形式在历年家具展中并不鲜见。通过自己组建的展台,一个个自行组织的展览体在城市里“游击”展览。在设计师们眼中,游击展的可能体现着城市对年轻设计师的包容,因为这种自发展览行为非但不被排斥,还被公认为整个家具展的一部分,并非蹭热度。“这下我们完全脱离了展览的商业束缚,但是也要付点钱,因为你的展台不能阻碍交通,所以至少要有个停车位。”

  “停车位?那就找台车!”德国男生Vincent想到了这个点子,其他人一听拍案叫绝。在租车网站上,Vincent发现一款翻斗车,整个车厢后部都可以侧抬起来,他准备把家具放在斜面上。“这跟处理垃圾的卡车很像,我们可以用它表现倾倒的概念。但翻斗里倾泻而出的不是城市垃圾,而是环境友好的旧物改造。”这份冲突感让团队非要租下这辆车不可。

  Vincent和去年年底同入工作室的阿根廷男生Andres帮助翁昕煜完成了卡车方案的设计。为了更好提示出“倾倒垃圾”的概念,他们甚至把翻斗车开到垃圾场去,顶着烈日拍摄了现场组装的宣传视频和照片。因为所有家具要置于一个倾斜15°角的异型空间,他们用木板和钉子固定好整体结构,又用胶布把每一件家具粘在“地”上。前期宣传材料做好以后,团队只待开展。

  YUUE一行提前两天到达米兰,次日开始布展。他们一路开着卡车,因为翻斗车属于特殊车辆,车子设置了自动限速,即便油门踩到底也快不起来,所以一路慢慢悠悠。从德国北部平原穿越南部山区,翻越阿尔卑斯山到达意大利北部平原的米兰,行程将近20个小时。所有货物都敞开放置在翻斗车厢里,为了减少颠簸和雨水侵害,YUUE用帆布和尼龙网把货物一层层地扣压在车上。

  米兰的街道窄、行人多,设计展期间很多道路又被规划成步行街,所以很难找到既能停车,视野又好的地点。家具展持续了6天,YUUE的“改造共享单车”也坚持了6天,这期间一共换了3个地方。有一天,YUUE实在找不到停车位了,所以只能挨家挨户地询问沿街商业,能否租借给他们一个街边车位。这一次,团队又遇到了贵人。“有个设计酒店对我们的项目很感兴趣,老板觉得很有意义,就一口答应酒店门口的停车位提供给我们。”而这个酒店,恰好位于人来人往的设计区入口处,这对YUUE来说真是绝好不过的机会。

  倾斜的空间,岌岌可危的家具,发财玄机图!吸引了许多米兰人的目光,但炒作“危险性”和“趣味性”并不是YUUE做项目的初衷。站在一旁的团队成员,不厌其烦地给驻足的游人讲解项目背后的故事。观众的理解和赞同让团队感到满足和欣慰;这些翻斗车上的家具,也在无声地告诉人们在7000多公里外的中国,一种新型城市垃圾正在怎样改变城市的面貌;而作为设计师,他们可以做些什么。

  囿于独立工作室的资金和渠道,“改造共享单车”项目家具尚未实现量产。今年下半年,这一项目还将设展于北京山水美术馆、北京设计周和751设计品商店等地。YUUE希望能通过展览唤起人们的关注和讨论,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,并召唤合伙人的加入使创意成为资源回收的实际方式。“一件物品可以属于某个主体,但自然资源是人类共同体的共同财富。”

????????? ?
?

上一篇:两名90后女孩“旧物改造+植物蓝染”开启生活意趣

下一篇:【旧物改造】新技能get√丨最全的居家妙招好点子节省空间!